标签归档:燃气发电机组市场发展

燃气发电机组的市场发展

天然气是一种优质高效、绿色清洁的低碳能源。与传统火电及可再生能源相比,燃气发电具有很大的优势:

在排放上,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足燃煤电厂的一半,氮氧化物排放量约为燃煤电厂的10%,二氧化硫和烟尘排放几乎为零,环保优势突出;

在用地上,建设燃气电厂占地面积一般仅为燃煤电厂的54%,能够在用电紧张的城市负荷中心建设,并实现就地供电;

在运行上,燃气机组具有运行灵活、启停迅速的优势,是电网调峰的最佳选择;

在供应上,燃气发电更加稳定、模式更加成熟;

在政策上,已出台的《天然气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提出,到2020年天然气发电装机规模达到1.1亿千瓦以上,与2016年相比新增装机量增幅超过80%。2017年发布的《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》,更是明确将天然气培育成为现代清洁主体能源。

“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,构建清洁低碳、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是中国当前发展的迫切需要。”在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看来,“燃气发电是目前全球电力产业的主要来源,发电量占比接近1/4。但我国比值仍旧偏低,具有较大成长空间。”清洁高效再加上政策扶持,燃气发电在中国市场已经迎来“黄金发展时期”。

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,我国天然气消费量达2355亿立方米,同比增长17.1%,年消费增量超过340亿立方米,创历史新高。2017年,我国发电用气增速达到20.2%,为同期全国第二大用气增量领域;发电用气近470亿立方米,占总用气量的19.9%。可观的数字凸显出燃气发电强劲的增长潜力。

多地竞跑抢占燃气发电风口

事实上,在生态环境约束凸显的背景下,在能源转型的新形势下,既要实现绿色低碳发展,又要满足电网需要,还要在经济上具有可行性,发展燃气机组已经成为地方电力争相发展的“风口”。近期,江苏、上海和浙江三省相继出台气电上网电价定价政策,其它一些省份也正在逐步建立气电上网电价定价机制。

以江苏省为例,近年来在大气治污、减少煤炭消耗等压力之下,江苏省天然气利用整体规模与天然气发电均呈持续快速增长态势。相关数据显示,2017年,江苏省燃气发电装机达到1348万千瓦,位列全国第一,燃气发电机组在全省发电总装机中占比达到11.8%,远高于全国4.3%的平均水平;燃气发电用气82亿立方米,占比37.6%,高出全国17.7个百分点,并超过部分OECD国家天然气发电份额(2017年,美国发电用气约占天然气总消费的34.3%,英国为23.8%,韩国为44%)。截至2018年3月,江苏电网统调燃机电厂共有24座,机组50台,合计装机容量1371.6万千瓦,位列全国首位。根据江苏省规划,到2020年,燃气发电装机将达到2000万千瓦,在发电总装机中约占15%。届时,江苏燃气发电用气量将达到约170亿立方米,天然气整体利用规模达350亿立方米,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2.6%。2018年上半年,江苏省国际招标公司同时发布了8个燃机热电联产项目、16台燃机主机招标信息,继续领跑全国。

在这场竞赛中,偏安一隅的广东省也不甘落后。2018年5月,广东省推出《打赢蓝天保卫战2018年工作方案》,明确提出要优化整合燃煤电厂,推进服役到期、服役时间较长及位于城市建成区的燃煤电厂优化整合和淘汰,将在2018年年底前关停广州发电厂等合计92.5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,2020年年底前关停沙角A厂等合计143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;并积极推进广州旺隆电厂等狮子洋周边煤电提前关停。与此同时,广东省提出2018年天然气消费量要比2017年增加50亿立方米以上;除了电网优先吸纳核电、气电、风电和光伏等清洁能源发电之外;还将逐步调减珠三角地区煤机发电量,鼓励通过市场化方式将煤电发电权转让给气电等清洁电源方案。并计划在2020年前,斥资近千亿元新建六个燃气发电项目。举目望去,一场场新的燃气发电建设竞赛正在热火朝天进行之中。

本土化或为关键

2017年我国燃气发电的总装机容量为7629万千瓦,占电力总装机容量的4.3%。这意味着,在未来三年内,我国燃气发电需新增装机达3400万千瓦,增幅超过44%,才能达到中国天然气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目标。毫无疑问,燃气发电正在迎来史上最重要的发展机遇节点。那么,燃气发电是否能够“好风借力直上青云”呢?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容易,天然气成本高昂、缺少完善的峰谷电价差机制和气电联动机制、提升系统灵活性导致燃机启停频繁、高昂的维护检修费用等都在挑战着行业的快速发展。

成本、成本、成本!在中国发电行业已进入新时代的大背景下,企业必须提升电力资产的全生命周期效益实现降本增效,才能达到最佳的经济性。因此,尽快推动实现燃机制造国产化,大幅降低设备造价成本和检修维护成本,已经成为燃机电厂挖掘现有电力资产价值潜力、降低度电成本、持续提升企业竞争力的唯一选择。